<acronym id="7was6"></acronym>
  • <span id="7was6"><p id="7was6"></p></span>

      <li id="7was6"><acronym id="7was6"></acronym></li>
    1. <th id="7was6"></th>
      <th id="7was6"><pre id="7was6"></pre></th>
    2. <tbody id="7was6"></tbody><ol id="7was6"></ol>

      <th id="7was6"></th>

      1. <th id="7was6"><pre id="7was6"></pre></th>

        江湖你我——2020年國內CRO行業回顧

        2021-01-18 13:50:22

        1.jpg

        過去的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對普通大眾來說,都經歷了新冠疫情的嚴峻考驗。而對于CRO行業來說,也有很多故事是值得回味。今日暫且停下匆匆的腳步,坐下來閑聊片刻。一壺濁酒,或一盞清茶,或一杯咖啡,褪去一身疲憊,新的一年滿血復活。

        古有曹植七步成詩,成功自保的同時也成就經典;以下借鑒古詩七句,閑話行業現象,只為眾人茶余飯后之談資。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兩鄉

        ——抗疫互助與復工復產

        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給人們的生活和工作都帶來了巨大影響。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時候,大家在逐漸認清新冠病毒并做好自我防護的同時,開始積極復工復產,希望疫情對經濟的影響降到最低,尤其是身處疫情暴風眼受影響最為嚴重的武漢地區企業。

        CRO雖然也屬于生物醫藥行業,但是還不算是民生保障和醫療必須物資相關生產企業,加上人員往來受到限制,員工到崗率在一段時間里都不高。尤其是廣大CRA和CRC一直都無法前往臨床機構一線開展工作,即使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生產生活逐步恢復正常的情況下,仍然被要求反復進行核酸檢測,內心實在苦不堪言。

        原本以為,今年行業不景氣是不可避免了,但是我們國家依靠全體人民的努力創造了奇跡,疫情得到迅速控制。而且,隨著國外疫情日趨嚴重,我國成為醫療經驗和醫療物資的重要輸出,幫助全世界民眾。

        除了捐款捐物之外,CRO公司可以利用自身的專業知識和技能為抗疫做出實際貢獻。抵抗疫情的關鍵物資包括檢測試劑、疫苗、藥物以及一些醫療器械,研發和生產單位都在加班加點,能夠提供配套支持的CRO公司也積極參與其中。

        有的公司快速開發出新冠病毒抗原蛋白和抗體試劑,提供給廣大科研人員;有的公司為臨床試驗提供專業支持,眾多CRA和CRC進駐收治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的醫院,讓大家肅然起敬;有的公司開足馬力生產各種藥品的原料;也有的公司克服各種困難為疫苗研發提供各種技術服務,各家比拼的是技術平臺優勢和高效的平臺工藝。大家都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貢獻力量。

        當然,還是有一些公司想蹭熱點,在專業的技術名詞上混淆視聽,夸大其詞,誤導廣大民眾,意圖為自己貼金,實現在股市或者公司估值上獲利,這種渾水摸魚,企圖發國難財的行徑為世人所不齒。

        總體來說,疫情對生物醫藥行業是重大利好,人們明白健康才是根本,其他都是浮云。生物醫藥行業自然而然受到空前重視,特別是被大量資本看好,紛紛大手筆布局。無論是做創新藥的,還是提供技術服務,亦或是提供周邊配套產品,都成為資本追逐的對象。于是,2020年的一大現象就是,低于1億人民幣的融資新聞已經都不好意思拿出來說了,超過1億美元的融資新聞才能抓人眼球了。

        就CRO行業而言,如今海外疫情特別嚴重,部分臨床前實驗工作的海外訂單紛紛選擇中國,這對于國際化水平較高且之前海外客戶關系維護較好的企業來說,絕對是利好的。

        總之,在疫情防控常態化的當下,生物醫藥從業者更加要擼起袖子加油干了。

        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 

        ——更名與再更名

        制藥行業在不斷并購中發展壯大,公司名稱也在并購中發生變化。有的將名稱合并,如葛蘭素史克;有的保留并購方名稱,如輝瑞和惠氏;有的保留被并購方名稱,如當年華生醫藥收購阿特維斯,更名為阿特維斯,又收購艾爾建,更名為艾爾建;有的另起名稱,如昆泰和艾美仕變成了艾昆緯。

        名稱或許不是最重要的,只是一個稱號而已;名稱卻也是十分重要的,承載著品牌,傳遞著價值。更名可能意味著重大戰略調整。

        睿智化學→量子高科→量子生物→睿智醫藥

        2018年,量子高科收購睿智化學,很快就更名為量子生物,名稱上會顯得與生物醫藥研發更加貼切,同時微生態業務也屬于生物領域,這樣的名字十分適合。但是,到了2020年公司又宣布更名為睿智醫藥,因為現在的業務主體就是原先的睿智化學,而且這塊業務的增長潛力更大,所以更名順理成章。

        其實早在收購之前,公司也一度更名為睿智醫藥。但是,當初因為睿智化學的英文名“ChemPartner”的知名度很高,改了公司名以后才發現給客戶帶來了很多不便,于是又改回來了。雖然現在睿智主營業務結構不一樣了,除了化學之外,臨床前和生物制藥也有很大占比,但睿智化學這個公司名字已經到了客戶骨髓里面,包括像國外很多的企業,都已經很熟悉公司這個名稱了,而且公司名稱已經注冊商標了,這個也是公司無形資產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喜康→鼎康

        臺灣JHL Biotech/武漢喜康以其與國際接軌的技術實力和運營水平,一度被認為是業界的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不僅是百濟神州的長期合作伙伴,并且還獲得了賽諾菲投資入股以及包括利妥昔單抗生物類似物在內的項目合作。

        然而,2018年基因泰克4名前雇員被指控竊取技術機密并提供給喜康。2019年9月,喜康與基因泰克達成庭外和解,喜康停止研發生產包括利妥昔單抗在內的基因泰克的拳頭產品。

        這時候的喜康面臨窘境,不僅前期建立的產品線中涉及基因泰克的項目全部放棄,更要命的是在委托方最為看重的知識產權保護(IP)上存在污點,使得CDMO業務難以為繼。品牌形象重塑迫在眉睫,干脆將生物類似物業務與CDMO業務拆分:前者重建產品線,后者獨立運營。

        2020年1月,港股上市公司意大利控股有限公司公告以現金及承擔債務方式合并支付總認購價1.25億美元對喜康CDMO業務進行收購。隨后公司更名為鼎康生物,并于2020年3月宣布獨立運作,完成了公司的內部重組,專注于提供生物制藥CDMO服務。

        從喜康到鼎康,IP問題讓這家原本處于領先地位的生物藥工廠經歷了一場漫長的陣痛。也讓大家再度看明白,觸碰行業底線是斷不能容忍的。

        以新形象重裝上陣的鼎康,雖然身處疫情暴風眼,在2020年仍然收獲滿滿。4月,鼎康生物開始新的生產線建設,擬投資9億美元,新征地約270畝,五年內建設總發酵規模超10萬升,集眾多2000升一次性生物反應系統與世界級單體發酵規模超10000升不銹鋼反應系統于一體的大規模生物醫藥研發及商業化生產CDMO基地。12月,需提供給客戶新藥上市申報的所有藥學部分資料都已提交完畢,意味著鼎康生物成功打通了從細胞株開發到商業化生產整個CMC的全流程,實現了里程碑式跨越。

        事實上,只要CRO公司踏踏實實干活,就能獲得行業認可;只要行業對CRO公司有足夠了解,其實并不太在乎公司名稱。作為CRO,提供優質高效的技術服務才是在行業內立足的根本。

        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技術革命,還是包裝粉飾?

        CRO公司為客戶提供的是技術服務。為了提高研發效率,無論是甲方客戶還是CRO公司自身,都在追求新技術的應用,并以此來吸引更多訂單,從而實現業績提升。

        新的技術是不是能夠被業界所認可,關鍵是看能不能解決行業痛點。痛點是什么?CRO公司每一天都能感受到新藥研發過程中的各種難處。新技術的價值就在于是不是能夠有效解決這些困難。

        在臨床研究中,不少公司利用互聯網大數據和網絡資源,整合研究者、CRC和病人信息,方便申辦方快速獲得相應資源,從而加速臨床研究進程,提高臨床研究質量。理論上來講,效率肯定是可以提高的,但是要想獲得行業認可,必須做好質量控制,沒有質量的效率就是無用功。

        在藥物發現領域,眼下最為火熱的話題是DEL、PROTAC和AI。關于DEL,最先想到的就是成都先導,稍后再做討論。PROTAC也有幾家CRO在布局,大家都在嘗試。

        如果要投票選舉2020年最爆炸性投資事件的話,晶泰科技超3億美元C輪融資毫無疑問入選。2020年9月,以數字化和智能化驅動的人工智能藥物研發公司晶泰科技宣布完成3.188億美元的,創造全球AI藥物研發領域融資額的最高紀錄。

        很多人都在問這家公司值那么多錢嗎?按照傳統生物醫藥尚領域的投資邏輯,如此估值的公司怎么著也都有項目進入臨床了。晶泰科技以藥物晶型預測起家,過去兩年才開始涉足藥物分子設計和篩選,最快的項目也就是確立PCC。那為什么晶泰能獲得那么高的估值呢?資本就是看中AI有望成為解決藥物研發痛點的革命性技術。不過還有更多人雖然認可這一大趨勢,但是認為還為時尚早。

        蒸汽機、汽車、飛機還有計算機剛剛誕生時候那樣,人們容忍它的其貌不揚、笨重低效。我們也同樣也需要給與更多的耐心與期待。如何理性對待這些新技術,就是不要過分貶低,也不能過度捧殺,而是要按照新藥研發的一般規律去嘗試和完善。

        頭頂三尺有神明,不畏人知畏己知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

        對待新技術各種欠缺我們應當給與包容和引導,但是對于觸犯法律法規底線,必須予以指責和嚴懲。

        曾經在制藥行業較多發生的違規行為包括研究數據造假以及安全環保問題。

        研究數據

        2015年的722臨床研究核查,2017年兩高司法解釋明確提供虛假研究材料按假藥罪定罪處罰,最終2020年12月26日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十一)》將藥品注冊造假正式納入刑法,是建立在前期司法解釋以及近兩三年實踐等基礎之上,雖然并沒有太多相關的案例出現,但實際上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起到了巨大的行業震懾作用。

        安全環保

        前些年多地發生重大化工廠安全生產責任事故,監管部門加大了安全環保的監管力度,關停了一批存在重大隱患的工廠和園區,起到了很好的警示作用。制藥公司和初創型研發企業為了確保供應鏈穩定,也加大了對CDMO企業的EHS要求,也促進了CDMO企業自身重視起來。因此,現在的安全環保問題也越來越少了。

        以上都是可喜的現象。

        生物安全

        但是CRO企業的違法違規又出現了新的跡象,尤其是在2020年最為明顯的莫過于遺傳資源管理。

        2020年第四季度集中出現重大事件。

        2020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生物安全法》正式頒布,對“人類遺傳資源與生物資源安全”專辟一章,加強對我國人類遺傳資源和生物資源采集、保藏、利用、對外提供等活動的管理和監督,保障人類遺傳資源和生物資源安全。此前,我國只有《人類遺傳資源管理暫行辦法》以及之后的升級版《中華人民共和國人類遺傳資源管理條例》。2020年12月26日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十一)》明確非法采集人類遺傳資源情節特別嚴重最高可判七年。

        2020年11月,金瑞斯前董事長章方良因涉嫌走私中國法律進出口規定禁止的貨物被逮捕。早在9月,金斯瑞就公告章方良處于監視居住狀態。

        2020年12月,中紀委網站發布消息稱,中國生物技術發展中心副主任兼中國人類遺傳資源管理辦公室副主任孫燕榮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駐科學技術部紀檢監察組紀律審查和河北省監察委員會監察調查。

        2020年12月,科技部政務服務平臺發布《行政處罰決定書》指出,愛恩康公司員工在與施貴寶合作的臨床試驗中,偽造公章和法人簽字,向中國人類遺傳資源管理辦公室提交虛假申請材料??萍疾繘Q定:停止受理施貴寶公司涉及我國人類遺傳資源國際合作活動申請六個月。同時,愛恩康被暫停相關活動一年。根據此前披露的判決書,愛恩康涉案員工陸某某因偽造事業單位印章罪,被公訴機關判處有期徒刑兩年,緩刑兩年,并處罰金人民幣5000元。

        如今,在新藥研發過程中和遺傳辦打交道已經成為繞不開的一道關卡。雖然有些人經常詬病這種制度不符合國際慣例,但是現階段必須按規定執行,不少公司也都專門設立崗位辦理各種遺傳辦手續。

        證券法規

        越來越多的創始人領導著一手創辦的CRO公司成功登陸證券交易所。成為上市公司,就是公眾公司,就不能再當成是自己家的私產,不再是自己家的錢,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2020年5月,博騰股份因為未及時披露關聯方非經營性資金占用的關聯方交易問題被證券監管機構給予警告處分,并處以30萬元罰款。相關人員共計15人也收到警告處分,并分別處以罰款,共計222萬元。

        2020年12月創業板監管函顯示,睿智化學被量子高科收購的時候,惠欣及其家族早在2017年6月就承諾所控制的企業不再新增對上海睿智化學研究有限公司的非經營性資金占用和超出合理賬期的業務款項。但是到2020 年 6 月 30 日,惠欣及其家族控制的企業仍然存在應付睿智化學業務款項超出合理賬期,涉及金額合計 3,345 萬元。終于到2020 年 9 月 30 日,惠欣及其家族控制的企業以還款及提供履約保證金的形式清償完畢上述應付上海睿智超出合理賬期的款項。

        德國著名哲學家康德曾說過:世界上有兩樣東西能夠深深地震撼人們的心靈,一是我們頭頂上燦爛的星空,二是我們心中崇高的道德準則。無論是做人,還是做事,還是應當在法律法規之內憑借各自本事,各取所需。

        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

        ——賣水還是淘金?

        CRO提供的是技術服務,是幫助客戶圓夢,一個新藥的夢,而自己雖然是參與者,卻不曾擁有。這就好比,自己辛辛苦苦縫制美麗的結婚禮服,但新人不是自己。這樣的生活不完美。自己做的嫁衣裳,自己穿豈不是更加歡心喜悅?于是,有些CRO開始不本分了,吃著碗里,也惦記著鍋里的,也從鍋里夾一筷。

        行業龍頭藥明康德和泰格通過旗下或關聯基金投資了一大堆新藥研發企業,大家已經習以為常。他們的優勢在于能夠在早期就可以接觸到創始人和核心團隊,也能透過自身的服務板塊實實在在地認識到項目的優劣,就能極好的控制項目風險。更絕的一點就是,自己還能成為被投企業的首選研發服務商,甚至是無法反駁的必選,投出去的錢又回到自己的腰包。

        這種想想怎么都不會虧的買賣,自然是讓人趨之若鶩。維亞玩出了新的花樣,并以此為一個特別亮點成功登陸港股,這就是服務換股權:資金兜一圈這種麻煩事都省了,錢都不用出了。

        這種兩條腿走路的公司如今也有不少了。金斯瑞孵化的傳奇也登陸納斯達克,和強生合作的CAR-T項目剛剛提交BLA申請,有望在2021年批準上市。作為模式動物領域的旗幟,百奧賽圖也已經募資,并高調宣布在未來幾年逐步從CRO向biotech轉型。睿智在CRO行業屬于較為低調,與其曾經行業老二的地位并不相稱,自己做藥更加低調,但是證券監管機構的監管函也讓世人管中窺豹認識到其做新藥已經下了不少血本。

        這些還都是先做CRO,有余力的前提下自己做新藥,雖然會讓客戶不爽,擔心IP泄露,但是這些家的服務板塊業務都掙了很多錢,而且都沒有受到影響。還有一些biotech,在自身技術平臺有余力的情況下,也想做一些服務工作,充實現金流。商業模式沒有對錯,只有是不是符合行業需求。大家憑本事掙錢,就看各自生態圈資源的利用能力。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精誠團結,還是互撕對抗?

        CRO行業的繁榮發展催生著并購常態化,特別是國內CRO行業全鏈條發展趨勢,成為大體量綜合性CRO是必由之路。那些小而美企業是優秀的并購標的,而強強聯合也是資本運作的完美杰作。

        并購如同婚姻,一紙合同如同一張證書,蓋章生效只是一剎那的事情。戀愛如同盡調,可長可短,總覺得已經看得真真切切的了??烧娴拈_始過日子了就發現總覺得不是那么回事,難免磕磕碰碰。日子過得到底如何,只有當事雙方才心知肚明。有時候也免不了鬧出大動靜,就會讓外人看笑話。

        百花村-華威

        2020年5月,隨著華威創始人張孝清的一句“難說再見”為一場行業紛爭畫上了一個令人唏噓不已的句號。

        “世界之大,容得下萬物;世界之小,江湖會重逢。人生不是你取得了什么,而是你經歷了什么?!?/p>

        正如張孝清所言,華威內部紛爭導致發展未達預期,作為仿制藥研發的老牌企業錯過了仿制藥一致性評價稍縱即逝的黃金時期,也還在努力追趕創新藥研發紅利的步伐。

        百花村所處煤炭行業日薄西山,因2014年、2015年兩個會計年度經審計的凈利潤連續為負值,公司股票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急需收購盈利資產實現凈利潤轉正。華威醫藥,這個CRO行業的香餑餑企業,此時也想借股市提升自身價值。于是兩家一拍即合,2016年宣布聯姻。

        一方保住了上市主體,另一方則成為上市公司,雙方都獲得了利益??梢钥闯鰜砗喜⒅跄銉z我儂,大家過得好不快活。然而,蜜月期卻是短暫的。雙方的分歧從2018年初對2017年業績審計就初露端倪。爭議的焦點就在于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三年業績承諾。合并第一年,即2016年實際凈利潤完成業績承諾數的88.38%。應該說雙方對于這一數字都能接受:靠著華威醫藥的凈利潤,百花村消除了退市風險警示;而88.38%離需要張孝清對百花村進行補償的差額大于10%的紅線很小,后續稍微努力一下就可以彌補。雙方劍拔弩張的導火索就在于2017年華威醫藥的業績僅為所承諾的一半而已。對于這一審計結果,張孝清不予認可。顯然雙方都十分不滿。

        此后雙方鬧得不可開交,甚至在2018 年 7 月 24 日,張孝清被烏魯木齊市公安局立案調查,原因是“在負責南京華威醫藥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工作期間,涉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直到2019年4月30日,烏魯木齊市公安局撤銷案件,理由是“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認為是犯罪”?;蛟S是因為經此一劫,張孝清“未對2018年業績預虧情況發表意見?!?/p>

        爭議雙方的另一方,即百花村原先的股東之一第六師國資公司于2019年7月將所持有的股份全部轉讓給華凌集團,提前離場。

        三年的業績承諾期結束的最終核算,顯示2016 年到2018年三年累計實現69.42%,差額超過30%,張孝清需要做出補償。張孝清不服,但是仲裁庭裁決支付補償股份25,252,039股或者人民幣310,095,031.23元。

        如果世上有后悔藥,張孝清一定會選擇繼續堅守,擇機獨立上市?,F在來看,以華威的體量和實力是完全做得到的。只是這后悔藥,華威也開發不出來。憤然離場而又心有不甘的當事雙方,給行業留下了一個活生生的案例。血一樣的教訓,都是淚呀!

        亞太-新高峰

        在百花村與張孝清之間的是是非非尚未了解的時候,又一起相似紛爭曝光于世人面前,成為行業內有一個話題。

        2020年剛一開年,亞太藥業連續披露家丑。公司于2015年12月以現金9億元收購的上海新高峰。經自查發現新高峰董事長任軍擅自為他人提供擔保,并且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已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公司已失去對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的控制,不再將其納入公司合并報表范圍。

        更多信息逐漸浮出水面,事情要從2019年10月說起。彼時,亞太藥業發布公告稱,新高峰子公司上海新生源存在違規對外擔保情況,其中一筆金額不超過4461萬元,另一筆不超過6000萬元。亞太藥業在公告中表示,兩筆擔保均未經正常的審批決策程序,上海新生源擅自為他人提供擔保,對此公司將主張上述違規擔保對公司不發生效力。

        隨后,上市公司于2019年11月25日派工作組進駐上海新高峰,但管控工作受阻。上海新高峰無法正常運營,從事CRO業務的核心人員等相繼離職,CRO業務停頓,財務狀況持續惡化,預計未來無法產生維持正常經營所需的現金流入。亞太藥業已經對子公司已經徹底失去控制。同時公司終止新高峰多個投資項目,計提減值準備超過5億元,從而導致公司2019年度的經營業績出現大幅虧損。

        2019年是新高峰完成業績承諾期后的第一年。但是相比2015年到2018年四年承諾期業績踩線達標相比,2019年業績大幅下滑。2019年上半年,上海新高峰凈利潤為4154.5萬元,同比減少51.5%。

        2.png

        不難看出,上海新高峰對母公司營收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可以說就是靠著新高峰撐起了母公司的業績。然而,承諾期剛過,上海新高峰業績大幅下降,直接導致母公司跟著業績大幅衰減,特別是2019年三季報一發布,股價直接跌停。這也難怪亞太藥業對于新高峰業績突然反轉感到萬分反常,必然需要仔細審查全部賬目,了解其中緣由。雙方就此開始劍拔弩張。

        到目前為止,監管部門尚未發布調查結果,個中是非究竟如何,我們拭目以待了。

        量子高科-睿智化學

        2018年5月,量子高科并購睿智化學獲證監會核準批復,隨后更名量子生物,全面升級為以微生態營養產品、微生態醫療健康服務、醫藥研發外包服務為主營業務的企業。量子高科分兩次以總價約24億元全資收購睿智化學就此完成。

        此次收購的凈利潤承諾期為2017年到2020年四年,大限已到。其中前三年基本實現承諾,現在到了最為關鍵的2020年了,靜待官方公告。

        3.png

        從睿智化學的業務實力,以及近幾年CRO行業的總體發展形勢,完成2020年業績承諾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而且從公司更名為睿智醫藥,以及睿智化學創始人及董事長惠欣被委以重任擔任母公司董事長職位,可以看出雙方合作還是較為順利的,至少到目前為止并未爆出任何矛盾。不知道最終是不是能夠完美解決,為行業樹立良好榜樣。

        保諾-桑迪亞

        在國內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臨床前CRO中,唯有的兩家沒有上市的企業。相比同時期且業務高度相似的藥明康德、睿智化學、康龍化成和美迪西這四家上市公司,并無明顯特色和優勢,想要繼續尋求獨立實現上市并不是一件易事。(見:潛龍在淵:22家有望上市的CRO公司)

        各自為政或許很難,如果強強聯合應該就能實現了吧。

        2020年9月,保諾科技宣布與桑迪亞合并,致力于為原料藥及藥品提供完全集成的藥物發現、研發及生產服務。這件事的背后推手就是安宏資本。早在2019年1月,安宏資本就已經持有保諾科技的多數股份,此次又投資桑迪亞并直接將旗下兩家公司實現合并。新公司在全球擁有10大分支機構且人員超過2000人,在規模上僅次于藥明康德和康龍化成,并且與睿智化學基本持平。保諾-桑迪亞計劃在未來兩年新增1000多個就業崗位,鑒于睿智化學過去多年的發展趨勢,想要超越并獨占行業第三把交椅并不是一件難事。

        合并之后,哪方將成為主導者呢?簡單看一下公告中關于桑迪亞董事長和CEO的職位描述。

        新的董事會的組成包括保諾科技現有董事會成員,加上桑迪亞董事會主席嚴偉翠作為獨立董事。桑迪亞首席執行官李建昌博士將加入保諾-桑迪亞的高管團隊,擔任中國CMC業務解決方案總裁,直接向保諾科技-桑迪亞首席執行官塞魯士匯報。

        2021年,兩家公司將完成整合。在安宏資本的推動下,新公司將直接奔著IPO前進,或許就在2022年實現上市。

        無論如何,公司合并之后磨合是關鍵。因為利益訴求不可能面面俱到都得到滿足,總是有人歡喜有人愁。事中事后的爭吵總是不可避免,行業中已經看到不少案例,如何實現平穩過渡考驗著管理層的能力。一不小心就會因為內耗而錯過行業發展的良機,這就違背了合并的初衷了。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上市與再上市

        公司實現上市并不簡單,更不簡單的是在兩個交易所完成上市。

        目前國內CRO行業有超過30家上市公司,其中藥明康德和康龍化成在同一年實現A+H上市的壯舉,分別發生在2018年和2019年。2020年8月,泰格醫藥也完成登陸港股,成為第三家A+H上市的CRO公司。

        昭衍新藥已經提交港股申請。除此之外,已經在主板上市的睿智醫藥和凱萊英也有意登陸港股。

        公司上市是一件大喜事,堪比古時候讀書人寒窗十年之后的金榜題名。

        讀書人考取功名是為了出入朝堂、光宗耀祖,或者是為生民請命、造福百姓。那公司為什么要上市?

        第一種是最名正言順的,那就是拿了錢可以擴大產能,從而獲得更高的收入和利潤。其實這就是金融市場建立公司上市制度的初衷。公司運營良好并證明了自身的商業邏輯和商業價值,但是想要進一步發展遇到瓶頸,這一瓶頸是需要一大筆錢才能解決的。這筆錢最好是來自于廣大公眾的投資,這樣可以數額可觀,而且風險分散,對大家都好。

        第二種也是十分常見的,那就是為了回報財務投資者。通常,這種情形的公司,賬面是不缺錢的,但是招股書的中心思想還是圍繞著擴大產能。其實大家也都明白,投資者都是追逐巨額回報的,選擇公司上市可以讓廣大公眾加入進來,成為接盤俠,投資者才可以開心得退出。

        第三種可能就是帶些感情色彩了,比如為了實現人生價值,為了讓追隨創始人奮斗多年的伙伴們實現財務自由,然后去實踐各自的夢想。

        那么這些CRO公司到底是為什么上市呢?遠的暫且不說,就看看近期上市的四家CRO公司拿了公眾投資之后干了些什么事情呢?

        4.png

        這四家公司在提交上市申請的時候都是不足千人規模的中型CRO公司,且從事的都是重資產的臨床前研究。從上表不難看出,維亞、方達和先導都在買買買,購買標的包括房產物業和小型CRO,目標都是擴大產能以及延申產業鏈。

        這四家公司最為突出的是維亞,在上市短短一年半時間內已經有多筆大額投資項目,加速布局產業鏈后端的CDMO業務??梢姽芾韺映浞终J識到核心業務蛋白晶體研究的產業規模天花板很矮,除了進一步加強服務換股權業務,唯有大力拓展CDMO業務才能支撐公司業績長足發展。

        方達收購了兩家公司,其中BRI是從事PKPD和CMC研究,和方達原有業務重合,算是擴大產能,而ACME是從事化學合成,這是擴充業務范圍。如此一來,方達還缺少CDMO工廠,這可能是下一步的收購方向??紤]到方達的母公司泰格醫藥,可以說已經成為一家全產業鏈CRO公司了。

        先導唯一的標簽就是DEL技術,因市場稀缺性引來眾多大企業青睞。上市之后,購買物業,喬遷新址,擴大場地,可喜可賀。最為重要的是,管理層認識到僅僅依靠DEL技術的風險。早期藥物篩選的技術有很多種,DEL尚未證明其肯定成功,畢竟進展最領先的也就是GSK的項目在2期臨床試驗。為了分散風險,必須實現技術業務多樣性,Vernalis就是不錯的補充對象。這家公司主營業務包括SBDD和FBDD以及蛋白孵育及解析業務,這是目前業內常用的早期藥物篩選技術,維亞的核心業務就是做這個。這樣一來,DEL加上SBDD和FBDD,這三種技術也是互補的,以及內部建設的AI技術平臺,先導在早期藥物篩選領域已經有多項平臺,算是齊全了。這也說明藥物發現和分子優化僅靠單一技術是不可取的,必須取長補短,相互配合才是上策。畢竟DEL技術業務也有藥明康德虎視眈眈。

        美迪西依然堅持內生式增長,沒有任何收購項目,位于南匯的實驗室購置合同是在上市前就已經簽訂,只是一直執行到上市后。所以,上市后美迪西的唯一重大事項就是限制性股票激勵,這其實是一件十分迫切的事情。在上市前的問詢中,“副總裁級各部門負責人的薪酬較低,部分人員薪酬顯著低于同行業公司水平和個人入職前的薪酬水平”,但是依然選擇加入是“考慮到公司與其約定的期權激勵的確定性較強”。在公司上市一周年之際,終于等到了,對于這份執著和堅持表示可喜可賀。當然,也有人不買賬的。在此次激勵對象名單中的一位副總裁級的介紹已經從公司網站上悄然刪除。

        對于廣大股民來說,并不反對財務投資者和公司董高監通過上市獲得高額匯報甚至實現財務自由,畢竟為了公司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但是,如果僅僅是為了這個,那股民就被當成了韭菜和接盤俠。要知道股民投資也是看中公司的成長,希望公司通過上市融資能夠擴大產能,擴大業務范圍,實現收入和利潤增長,從而推動股價上升,才能實現共贏。

        赤橙黃綠青藍紫,誰持彩練當空舞

        偉大領袖毛主席描繪的七色彩虹生動形象。七彩人生由你我他各自書寫,CRO行業的多姿多彩中有光怪陸離,有催人奮進,也有腳踏實地,只求在時代的裹挾中做好自己,希望在嶄新的2021年有所收獲。

        懷揣一顆做藥人的心,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此文引自于:醫藥魔方

        <acronym id="7was6"></acronym>
      2. <span id="7was6"><p id="7was6"></p></span>

          <li id="7was6"><acronym id="7was6"></acronym></li>
        1. <th id="7was6"></th>
          <th id="7was6"><pre id="7was6"></pre></th>
        2. <tbody id="7was6"></tbody><ol id="7was6"></ol>

          <th id="7was6"></th>

          1. <th id="7was6"><pre id="7was6"></pre></th>
            精品久久_无码高潮喷吹在线播放_色欲色欲日韩www在线观看_男女无遮挡边做边模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