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7was6"></acronym>
  • <span id="7was6"><p id="7was6"></p></span>

      <li id="7was6"><acronym id="7was6"></acronym></li>
    1. <th id="7was6"></th>
      <th id="7was6"><pre id="7was6"></pre></th>
    2. <tbody id="7was6"></tbody><ol id="7was6"></ol>

      <th id="7was6"></th>

      1. <th id="7was6"><pre id="7was6"></pre></th>

        Teva(梯瓦)發家史:30年仿制藥出海戰中的成功與失敗

        2021-01-18 10:22:19

        Teva(梯瓦)是全球最大的仿制藥公司,擁有員工5萬多名。2017年銷售額224億美元,在全球制藥企業銷售額排行榜里,位列十一。1985年以前,梯瓦只是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1985年以后,該公司通過仿制藥出海迅速做大做強。梯瓦的發展模式整體上非常成功,但局部上也不乏失敗。在我國仿制藥積極出海的今天,梯瓦的發展模式非常值得我們去研究和學習,以取其精華而為我所用。本文是筆者的學習筆記,帶有很多個人觀點。筆者在研究梯瓦的發家史時,發現這個公司的發家史有諸多值得學習之處,因此記錄下來推廣給大家學習,不足之處請大家多多包涵。文章版權歸作者和藥事縱橫獨家所有,未經作者本人授權,任何第三方媒體不得私自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到底。

        作者:Voyager88

        小藥店起家

        梯瓦是一家以色列的公司,“Teva”一詞在希伯來語里意為“自然”。當今的梯瓦由S.L.E、Teva和Zori三家公司合并而成,根據該公司官網提供的信息,S.L.E被視為公司的起源。S.L.E由Chaim Salomon,Moshe Levin和Yitschak Elstein于1901年聯合創辦。在成立之初,這只是耶路撒冷的一家小型藥品批發公司,隨著猶太人第三、第四次回歸潮的來臨,該公司于1935年在佩克提克瓦開辦了一個名為Assia的小藥廠。就在同一時期,Gunter Friedlander博士在耶路撒冷創辦了Teva公司,而Zori也在特拉維夫成立。

        1.jpg

        中東是一個持續動蕩的地區,該公司的早期發展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政治因素的影響。在S.L.E創立之后的數十年里,以色列還沒有建國。1917年,英國占領了巴勒斯坦地區,外長貝爾福發表了《貝爾福宣言》,鼓勵猶太人回到巴勒斯坦地區建國。于是一戰以后,大量猶太人回到了英占巴勒斯坦地區。30年代以后,世界范圍內有多股政治力量在鼓勵猶太人回到英占巴勒斯坦地區,隨著猶太人的不斷增多,于是掀起了轟轟烈烈的復國運動,直到1948年以色列建國,返回該地區的猶太人已達到80萬之多。

        在歸國的猶太人中,不乏知名的藥學家,他們的回歸,將歐洲先進的制藥技術也帶了回來,并在該地區陸續建立制藥廠,其中Teva和Zori就在這種背景下創立的。盡管中東沖突不斷,但猶太人的獨特愛國情懷促使更多的科學家、富人回到國內,制藥企業的發展不但有很好的人才資源,還有非常好的市場拓展空間。以色列建國以后,該地區的藥品市場得到飛速發展,與此同時,以色列政府還對這些公司進行稅收補貼,鼓勵該公司進行藥物的研究和生產。1951年Teva在特拉維夫掛牌上市,但此Teva并不完全是今天的Teva。1964年,Assia 和Zori聯姻,組建了Assia-Zori公司,1968年,Assia-Zori公司控股了Teva,1976年,Assia-Zori和Teva進行了合并,組建了今天的Teva pharma。

        在整個40-60年代,以色列的藥品市場發展都很快,到合并之時,該公司已經是中東最大的制藥企業。70年代,Teva建立了原料廠并組建了原料部門,合并之后又收購了酒精工廠,1980年吞并了以色列的第三大藥企Ikapharm。經過一系列的精心運作,Teva在以色列的龍頭地位漸漸地得到鞏固,擺在高管面前的問題就是如何海外擴張了,畢竟以色列是只有幾百萬的“國家”。

        仿制藥出海

        進入80年代,大量在六七十年代開發的新藥專利漸漸到期,有人已經把目光投向了仿制藥。但是根據當時的法規要求,仿制藥也需要同新藥一樣開展全面的安全有效性研究,迫于成本的壓力,開發仿制藥依然顯得比較雞肋。1984年,Waxman-Hatch法案(也作《藥品價格競爭與專利期補償法》)獲得了通過,仿制藥的研發和申請流程被簡化,仿制藥行業的春天瞬間到來。根據該法案,仿制藥只需要提供簡化新藥申請(ANDA),通過生物等效性試驗和文獻數據來代替安全有效性試驗,開發成本和開始周期大幅降低。與此同時,該法案還規定了“Bolar例外條款”,允許仿制藥廠家在原研專利期內開展研發、申報和生物等效性試驗,鼓勵仿制藥廠家挑戰原研的專利,對首仿藥給予180天的市場獨占期。該法案的實施一方面保護了原研廠家的利益,一方面為仿制藥行業的發展鋪平了道路。

        盡管該公司早在70年代就規劃了出海戰略,并于1977年收購了一家名為Orphahell的荷蘭原料藥廠,1982年,該公司在卡法薩巴的生產設施還通過了FDA的認證,但當時梯瓦并沒有創新藥產品,因此原料出海戰略可能是該公司唯一的選擇。Waxman-Hatch法案的通過對于梯瓦而言,絕對是天大的好消息,公司的高層很快作出了反應,于1985年與特種化學品生產企業W.R.Grace達成協議,以50:50成立合資企業TAG Pharma。盡管是50:50持股,但梯瓦出資只有150萬美元,更多的是出技術出力,而作為制藥“新手”的Grace卻支付了90%以上的啟動資金,合計2300萬美元。對于梯瓦而言,這一起戰略合作太劃算了。在TAG Pharma成立不久,該公司很快就收購了Lemmon,這是一家因安眠酮而聲名狼藉的公司,在過去的十五年里已經四度易主,梯瓦以很低的價格就把它買了下來。經過精心地包裝,搖身一變成了梯瓦在美國的仿制藥銷售部門,而且業務很快就有了起色。短短兩年時間,該公司的銷售額從1700萬美元增加到了4000萬美元,在售的仿制藥多達7種。

        1987年,梯瓦在納斯達克公開上市,募集到資金2550萬美元。成功融資的梯瓦,很快發動了攻勢,以2600萬美元的價格收購了以色列第二大藥企Abic Ltd,進一步鞏固了梯瓦在以色列的霸主地位。因搭上了開往美國“仿制藥春天”的早班車,梯瓦的發展速度非常驚人,加上持續不斷地并購,影響范圍逐漸擴大,藥品產能也日益增加,從1987年上市到1990年間,該公司的銷售額從1億美元增加到3億美元,凈利潤從700萬美元增加到2000萬美元。

        2.jpg

        隨著實力的驟增,該公司的并購步伐逐漸加大。90年代早期的梯瓦,收購目標主要是中小型仿制藥企業,但足跡遍布了整個美國和歐洲。因為美國業務發展速度驚人,在1993年時,該公司過半的營業額是由美國奉獻,1995年,梯瓦的銷售額已經達到8.1億美元,凈利潤達7430萬美元。90年代后期,梯瓦開始把收購目標放到了中大型仿制藥企業上,1996年梯瓦先后吞并了英國的第二大仿制藥公司Approved Prescription Services/Berk、匈牙利仿制藥巨頭Biogal和美國仿制藥公司Biocraft Laboratories,一舉成為當時美國的第一大仿制藥企業,年銷售額達11.2億美元。

        仿制藥不比新藥,雖然開發成本低,但也不能像創新藥那樣,一兩個產品就能養肥一個企業。仿制藥企業想要做大做強,必須持續不斷地申報ANDA,持續不斷地收購。90年代以后,美國的仿制藥競爭壓力開始逐漸增加,2000年之后又進一步加劇,2010年之后呈現出白熱化。對于仿制藥巨頭而言,為了充分保障自己的競爭優勢,只能持續不斷地收購對手來降低競爭壓力,來提高自己的產品覆蓋范圍,來增加自己的產品數量……縱觀各大仿制藥巨頭,從梯瓦到山德士,到華生、邁蘭,收購一直都是年報中最熱的關鍵詞。2000年之后,梯瓦收購的仿制藥公司不計其數,其中最大手筆的收購包括2004年以34億美元的價格收購Sicor,2005年以74億美元的價格吞并Ivax,2008年以75億美元的價格換回Barr, 2010年以50億美元的價格吃掉Ratiopharm,2015年以405億美元拿下艾爾建仿制藥部門……到2017年底,梯瓦的仿制藥已經銷到全球各地,銷售額已經達到122億美元,成為全球處方量最大的藥企。

        3.jpg

        向創新藥轉型

        盡管仿制藥越做越大,但是該公司并不滿足,想新藥、仿制藥兩手一起抓,兩手都要硬。梯瓦的創新藥布局可以追溯到上世紀八十年代,1987年,梯瓦從以色列魏茨曼研究所收購了格拉替雷的開發權,1996年末,格拉替雷獲得FDA批準用于多發性硬化的治療。1998年,格拉替雷銷售額首次突破1億美元,并首次奉獻了凈利潤。在隨后的幾年里,格拉替雷的銷售額高速增長,2005年達到重磅炸彈級別,2013年達銷售額峰值,為43.3億美元。截止2017年,該產品已經為梯瓦奉獻了395.4億美元的銷售額。

        隨著格拉替雷銷售額的高速增長,梯瓦開始以格拉替雷為中心,打造創新藥產品線。在格拉替雷之后,梯瓦又從以色列Technion公司獲得了第二代單胺氧化酶抑制劑雷沙吉蘭的開發權,該產品于2006年獲得FDA批準用于帕金森病的治療。不過該產品并沒有達到重磅炸彈級別,2014年銷售額達到峰值,為6.9億美元。此后,梯瓦又通過收購Cephalon,獲得了阿莫達非尼,該產品同樣在2014年銷售額達到峰值,為3.9億美元。

        4.jpg

        2014年,梯瓦以8.2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Labrys,獲得GCRP抑制劑Fremanezumab,該產品有望成為偏頭痛領域的引領者,最高年銷售額可達20億美元。2015年,梯瓦又以3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氘代藥物研究公司Auspex,獲得在研產品Deutetrabenazine,該產品于2017年獲得FDA批準用于亨延頓綜合征的治療。除了Deutetrabenazine,Auspex公司還在開發氘代吡非尼酮。除此之外,梯瓦還通過收購NuPathe獲得舒馬曲坦透皮制劑用作偏頭痛治療,希望與GCRP單抗搭配,打造偏頭痛管線。不過人算不如天算,該產品因不良反應很快就撤出了市場。

        在中樞神經系統之后,梯瓦重點打造的產品管線是呼吸系統用藥。梯瓦早期的呼吸產品來自IVAX,2006年梯瓦74億美元收購IVAX獲得了兩大吸入劑產品,分別為沙丁胺醇干粉吸入劑ProAir和布地奈德氣霧劑QVAR,在收購IVAX的當年,呼吸系統用藥就為梯瓦奉獻了約5億美元的銷售額。此后的十年里,梯瓦陸續開發了DuoResp Spiromax、AirDuo RespiClick、ArmonAir RespiClick、CINQAIR等產品,還收購了幾家專門做吸入技術的小公司,如MicroDose、Gecko Health等,呼吸系統用藥銷售額在2017年達到12.7億美元,約占梯瓦總銷售額的5%,占全球吸入制劑市場份額的4.5%。

        除了中樞神經系統和呼吸系統,梯瓦形成特色的創新藥就只有婦科產品線了,這些產品主要是通過收購默克雪蘭諾的婦科藥部門獲得,每年為梯瓦奉獻的銷售額為4-5億美元。盡管梯瓦的產品線里有抗腫瘤藥苯達莫司?。ㄊ召廋ephalon獲得),但是梯瓦的腫瘤管線并沒有形成特色,而且在研發管線中,也沒有后繼的抗腫瘤藥物。

        5.jpg

        通過30年的打造,梯瓦的創新藥部門漸成氣候。2010年,梯瓦的創新藥銷售額達48.6億美元,2012年增加到81.5億美元,2016年沖到86.7億美元,憑借這個銷售額,梯瓦的創新藥部門在制藥巨頭排名里,甚至可以進入前三十強。盈利方面,創新藥部門為梯瓦奉獻了絕大部分利潤,2012-2017年間,平均每年奉獻盈利達42.3億美元,而相比之下,仿制藥部門只有24.9億美元,盈利水平分別為54.3%和22.8%。盡管創新藥“很賺錢”,但梯瓦把這些錢,大部分投在了仿制藥的擴張上,一筆高達405億美元對購阿特維斯仿制藥部門的收購就花光了梯瓦20年來攢下的利潤。

        因為仿制藥部門不景氣,梯瓦的總盈利水平被拉低到34.5%,而凈利潤水平則被降低到15%以下,2016年四季度和2017年還出現了虧損。利潤不高,每年還要支付高達數億美元的債務利息,梯瓦的創新藥研發投入自然大打折扣。盡管2000年以來,該公司的累積研發投入達158.8億美元,但很大一部分被投在了仿制藥上。雖然近年來有所提高,但2012年-2017年的平均創新藥研發投入僅8.93億美元,占創新藥銷售額的10.71%,遠低于制藥巨頭的平均水平。雖說梯瓦近年來收獲了幾個新分子實體,但是這幾個產品可能無法抵消格拉替雷專利懸崖帶來的銷售額損失,而且該公司研發管線產品單薄,未來五年創新藥部門營收下滑是必然的趨勢。

        6.jpg

        債務危機

        30年前,梯瓦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藥企,1985年在美國上市,市值僅有1700萬美元。自1976年Eli Hurvitz出任CEO以來,梯瓦就開始了并購擴張,并在1982年獲得FDA的生產場地認證。1985年以后,Eli Hurvitz又抓住了Waxman-Hatch法案帶來的發展機遇,通過仿制藥出海讓梯瓦迅速做大。在Eli Hurvitz時期,梯瓦的發展是最成功的,通過一系列的并購把仿制藥市場做到美國、歐洲和拉美等地,讓梯瓦成為北美最大的仿制藥企業,與此同時,還為梯瓦種下了“搖錢樹”格拉替雷,在2002年離任時,梯瓦的銷售額達到25.2億美元,凈利潤達到4.1億美元,市值98億美元,與上任時相比都翻了上百倍。

        Eli Hurvitz卸任之后,他的繼任者并沒有為梯瓦開啟新的發展道路,更多只是延續Eli Hurvitz的策略,以大規模、更大頻率的并購進行擴張,甚至走上了“打腫臉冒充胖子”的并購之路,梯瓦的債務雪球也因此逐漸滾大。在第二任CEO Israel Makov卸任時(2007年),梯瓦的債務已經突破50億美元,而第三任CEO Shlomo Yanai卸任時(2012年),債務進一步飆升到145億美元。在Shlomo Yanai之后的短短5年時間里,盡管梯瓦五度換帥,但“無節制的收購步伐”卻一直沒有停下,2016年底,梯瓦債務的規模擴大到了358億美元,債務的壓力開始讓梯瓦“喘不過氣來”。

        Teva的并購發展歷程(來源:Teva的PPT報告)

        7.jpg

        自《藥品價格競爭與專利期補償法》實施以后的第一個十年,美國的仿制藥處方率還不算很高,市場規模也不大,制藥巨頭們都不在意仿制藥,市場比較活躍的,主要是北美的中小型藥企,銷售額超過1億美元的公司更是屈指可數。在那樣的時代背景下,并購是最有效、最快捷的擴張方式。90年代中期,美國的仿制藥處方率上升至40%,仿制藥的市場潛力不再被制藥巨頭們忽略,他們開始加入混戰,與此同時,更多的中小型仿制藥企業如“雨后春筍”般出來,甚至還有很多與梯瓦一樣,通過仿制藥出海戰略到美國掘金的外國制藥公司,美國的仿制藥市場很快走向了多元化。1995年以后,并購擴張之路讓梯瓦開始覺得有些力不從心了。1996年,梯瓦的財務數據中首次出現債務,欠下長期債務1.61億美元,而該公司同期的利潤只有7300萬美元。

        2000年之后,美國推行了降低醫療開支的政策,FDA加速了仿制藥的審評審批,ANDA批文數量隨之驟增,仿制藥巨頭的市場份額受到質優價廉的小公司產品陸續攻占,利潤空間受到很大程度的擠壓。為了謀取競爭優勢,仿制藥巨頭們只能發動更大規模兼并來對抗分散化的市場。2000年-2010年間,梯瓦、山德士和華生等仿制藥頭都在持續不斷地發起收購攻勢,然而仿制藥市場多元化是時代發展的必然趨勢,也是各國的政府所希望看到的,因此并購對他們來說,已經變得越來越不“合算”,甚至可能因并購到“拖油瓶”而深陷債務泥潭。除此以外,太大規模的并購還會招來政府的反壟斷調查,讓一起看似完美的并購最終變成雞肋,梯瓦并購阿特維斯仿制藥部門就是這樣的結局。

        8.jpg

        2001年,美國仿制藥處方率首次突破50%,競爭開始走向白熱化,在2000年-2017年間,FDA每年批準的ANDA數量從294個增加到924個,累計批準9450個。ANDA文號大量增加,仿制藥的價格隨之逐漸下降,2016年,美國的仿制藥平均價格只有原研藥品的15%,很多仿制藥的市場競爭甚至變成了“首仿藥的市場獨占期搶奪戰”。除此以外,隨著環保成本和人力成本的大幅提高,仿制藥的利潤空間進一步下降,梯瓦在印度仿制藥企的低價戰面前,開始節節敗退,近5年來,梯瓦的平均凈利潤率已經不足10%。競爭驟增、利潤下滑,分析師們甚至認為“仿制藥的黃金時代正在謝幕”,部分仿制藥巨頭開始向創新藥和biosimilar轉型,但梯瓦仍然還在實施并購擴張的策略,甚至用創新藥部門賺的錢來補貼仿制藥。

        2007年-2014年間全球主要國家仿制藥價格走勢

        9.jpg

        并購的確讓銷售額突飛猛漲,讓梯瓦制藥的“大旗”插滿了全世界,但無節制地并購也引來了債務危機。2000年,梯瓦用股票交易的形式收購了加拿大的第二大仿制藥企Novopharm,這是一家凈利潤率不足2%的公司,而且還背有2.18億美元的債務,這可能是梯瓦并購史上的第一個“拖油瓶”,這一起并購讓當年梯瓦凈利潤率下降了1%。2008年,梯瓦又以75億美元吃下了美國第四大仿制藥公司Barr,因為這次并購,讓梯瓦四季度凈虧損6.88億美元,凈利潤水平從2007年的21%下降到6%。相比以上兩起差強人意的并購,最有可能讓梯瓦覺得“后悔”的,也許是2015年與阿特維斯和Rimsa簽下的合同。兩起并購合計支出達428億美元,但這兩起并購并沒有為梯瓦帶來1+1>2的效果,相反這兩起并購廣受爭議,還招來了多國政府的反壟斷調查,為了博得批準,梯瓦不得已變賣了部分財產和產品。最終這兩筆428億美元的并購,帶來的銷售額增量不足20億美元,部門盈利增量不足10億美元,債務增量卻高達270億美元。

        并購失利,債務危機,專利懸崖,股價暴跌,梯瓦的信譽評級陸續被穆迪和惠譽下調至“垃圾級”,2017年,梯瓦的隱憂全面爆發,公司管理層陷入動蕩,一年之內,三度易帥。2017年9月,首個非以色列籍的CEO K?re Schultz上臺,對梯瓦立即進行了大刀闊斧地改革,希望通過大幅裁員和變賣資產來讓梯瓦實現重組。然而梯瓦陷得太深,丹麥人面臨著重重困難,如果梯瓦重組失敗,該公司可能面臨著生與死的考驗。最讓丹麥人頭痛的是,梯瓦的財務困境有可能在未來的幾年里進一步惡化。

        10.jpg

        小結與討論

        仿制藥利潤本不高,梯瓦的并購卻可以用“瘋狂”來形容,大手筆的資金投入,卻換來一堆“拖油瓶”,該公司這種“打腫臉冒充胖子”的擴張策略,是釀造這一系列危機的原因。從2000年到2017年,該公司報告了數據的并購總支出就高達810億美元,但同期的總凈利潤卻只有57.52億美元,即便刨除2016年、2017年商譽損折損,該公司創造的總凈利潤也不過237.52億美元。并購不量力而行,并購不謹慎,債務的雪球必然越滾越大。360億美元的債務規模,每年數億美元的利息足以把一個公司拖垮,除此以外,梯瓦還要面臨仿制藥利潤下滑、專利懸崖的雙重考驗。

        11.jpg

        注意:數據大幅波動與并購和轉讓資產有關

        在仿制藥起家的巨頭里,最成功的當屬華生(艾爾建),盡管該公司起步比梯瓦晚,前期發展速度也遠不如梯瓦,盡管華生也在“瘋狂”地并購,也曾大規模欠債,但兩個公司的處境和發展潛力是完全不一樣的。造成這種巨大差異的原因是發展目標的不同,華生一直想盡辦法來摘掉“仿制藥巨頭”的帽子,朝著利潤更高的創新藥轉型,而梯瓦則是仿制藥、創新藥兩手都想抓,而且兩手都要硬,在艱難地抉擇面前,該公司甚至使用創新藥部門賺的錢去養仿制藥,去支持仿制藥的“瘋狂收購”。雖然“搖錢樹”格拉替雷專利懸崖日益迫近,但該公司的創新藥研發投入卻一直不溫不火,盡管收購了兩個產品,但這幾個產品根本無法抵消格拉替雷未來幾年銷售額下滑帶來的損失。

        除了艾爾建,最有資格與梯瓦對標的企業就是山德士了,盡管銷售額規模相當,但山德士的盈利能力也明顯比梯瓦的仿制藥部門強,甚至不亞于諾華的眼科部門愛爾康。如今,山德士已經是biosimilar行業的領軍者,而梯瓦依然只是一個“入門漢”,相信在不遠的將來,biosimilar將成為仿制藥行業的重頭戲,兩個公司的差距也將在不遠的未來進一步凸顯出來。

        對于梯瓦而言,整體是成功的,局部是失敗的,梯瓦的“成”在于并購,“敗”也是并購。是并購讓梯瓦從人口只有幾百萬的以色列脫穎而出,也是并購讓梯瓦深陷泥潭。并購是一個非常好的擴張手段,關鍵在于并購由誰發起,并購的對象是否物有所值,并購后是否能夠完美地包裝、融合……

        綜合而言,梯瓦的模式依然是非常成功的,想必在未來的幾年里,將會有不少的企業沿用梯瓦的模式進行仿制藥出海,也將通過持續不斷地并購進行擴張,但是我們需要揚長避短,綜合多個企業的發展模式,結合自己的實際情況因地制宜,走出一條符合中國藥企高速發展的通天大道!

        1976年,收購以色列乙醇廠Paca 的50%股權

        1977年,收購荷蘭原料廠Orphahell

        1980年,收購以色列第三大藥企Ikapharm

        1980年,收購Nissan Preminger資產,整合成Promedico

        1984年,收購以色列醫療器械商Migada收購50%股權  ,1992年全資收購

        1985年,聯合成立TAG Pharma,持股50%,1992年全資收購

        1985年,收購美國Lemmon公司

        1988年,收購以色列第二大藥企Abic,0.27億美元

        1989年,收購百特子公司Travenol,0.1億美元

        1989年,全資收購以色列化工廠Plantex  

        1992年,收購德國藥企GRYPharm

        1993年,收購意大利藥企Prosintex

        1995年,收購匈牙利仿制藥企業Biogal

        1995年,收購意大利藥企ICI公司

        1996年,收購美國企業Biocraft,2.9億美元

        1996年,收購英國仿制藥企業APS/Berk收購

        1997年,收購荷蘭藥企Pharbil

        1998年,收購荷蘭制藥企業Pharmachemie,價格未公開

        1999年,收購美國制藥企業Copley pharma,2.2億美元

        2000年,收購加拿大第二大仿制藥企Novopharm,2.65億美元

        2002年,收購法國藥廠BayerClassics,與Honeywel合計1.68億美元

        2002年,收購意大利API生產廠HoneywelPharma,單獨價格未公開

        2003年,收購印度API生產廠RegentDrugs,價格未知

        2003年,收購生物仿制藥企業Sicor,34億美元

        2004年,收購輝瑞在意大利的仿制藥子公司Dorom,價格未知

        2005年,收購瑞士藥企Medika,價格未知

        2006年,收購美國藥企IVAX,74億美元

        2007年,收購土耳其藥企Medilac,金額未透露

        2008年,收購美國藥企CoGenesys,4.12億美元

        2008年,收購西班牙藥企Bentley,3.66億美元

        2008年,收購美國仿制藥巨頭Barr,75億美元

        2009年,收購OncoGenex,0.1億美元

        2009年,成立Teva-KOWA,并以該公司收購Taisho70%股份,1.3億美元

        2010年,收購CureTech,0.69億美元

        2010年,收購德國仿制藥巨頭Ratiopharm,52億美元

        2011年,收購默克雪蘭諾的婦科藥部門Theramex,3.55億美元

        2011年,收購秘魯仿制藥巨頭Infarmasa,3億美元

        2011年,收購CureTech 75%股份,0.2億美元

        2011年,通過Teva-KOWA收購日本藥企Taisho,金額未知

        2011年,全資收購Teva-KOWA,1.5億美元

        2011年,收購日本第三大仿制藥企Taiyo,10.9億美元

        2011年,收購美國藥企Cephalon,61億美元

        2013年,收購美國吸入劑公司MicroDose,1.65億美元

        2014年,收購美國藥企NuPathe,獲得產品Zecuity,2.93億美元

        2014年,收購美國生物公司LabrysBiologics,8.25億美元

        2015年,收購美國藥企Auspex,35億美元

        2015年,控股Genomic-AnalysisCompany,持股51%,金額未知

        2015年,收購英國吸入劑公司GeckoHealth,金額未知

        2015年,收購ImmuneeringCorporation,金額未知

        2015年,收購MicrochipsBiotech,與上兩個公司合計1.02億美元

        2016年,收購墨西哥藥巨頭Rimsa,23億美元

        2016年,收購Actavis Generics,405億美元

        2016年,收購艾爾建子公司Anda,5億美元

        此文引自于:藥事縱橫

        <acronym id="7was6"></acronym>
      2. <span id="7was6"><p id="7was6"></p></span>

          <li id="7was6"><acronym id="7was6"></acronym></li>
        1. <th id="7was6"></th>
          <th id="7was6"><pre id="7was6"></pre></th>
        2. <tbody id="7was6"></tbody><ol id="7was6"></ol>

          <th id="7was6"></th>

          1. <th id="7was6"><pre id="7was6"></pre></th>
            精品久久_无码高潮喷吹在线播放_色欲色欲日韩www在线观看_男女无遮挡边做边模视频